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大侠与妖精
马来西亚槟城是个美丽的小岛,虽然面积不大但应有尽有, 既有高科技工业区在岛的另一端也有诱人的海岸线, 是众多旅客心往神驰的度假胜地。 除了美丽的景色之外,槟城的美食也是驰名中外的, 屈指一数就有炒粿条福建虾面,槟城拉沙等等可口小食。 若想大吃一顿,这里还有各种各样海鲜任君选择, 确实是个食货的天堂。 杜洛此时就是在槟城的峇都丁宜海滩区晒太阳。 虽然只是下午三点多,但他已经喝得醉醺醺了。 东南亚的太阳一般来说都是比较毒,可是今天却被乌云盖住了一半, 不然的话已经喝到半醉躺在沙滩上闭上眼睛动也不动的杜洛恐怕会被晒成木炭了。 杜洛并没有和其他游客那样住在海滩上的度假酒店, 经历了情伤的他只是随随便便的找了一家小旅馆 然后自个儿走到这无人海滩找了个角落把衣服脱下, 直到只剩下一条内裤后就躺在一条大毛巾上做日光浴了。 除了满身酒气之外,他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剃胡子了, 那张俊朗的脸孔已被胡子占据了连那双眼也被酒精腐蚀到有点迷迷煳煳了。 但是多年来的冒险生涯留下来的警觉性依然还在, 所以当他听见了一连串零碎的脚步声靠近时他就自然而然的提高了警惕心。 杜洛从那些人的脚步声中听出了他们不怀好意, 一二三四五一共五个人,正在以一种轻佻的步骤向他走过来。 他在心中叹了口气,他只是想静静一个人颓废下去而已, 为何总有人要找他麻烦呢那些不速之客走到杜洛身前 其中一人一脚把他放在身边的衣物踢飞还有一些沙子因此洒落在他脸上身上, 使他不禁眉头一皱。 杜洛虽然没有睁开眼睛,但他依然听见另外一人把自己衣物捡起, 然后搜索了一下。 那人往沙滩上吐了口水,恶狠狠的咒駡, 「Fuck!你这糟老头身上居然只有那么一点点钱他奶奶的!」直到此刻 杜洛才懒洋洋的睁开眼睛看了看。 在他身前的是五个大约二十出出头的年轻男女, 四男一女。 那四个男孩一脸乳臭未干,但脸上却露出了与他们这年纪不相符的凶悍。 他们都是穿着背心加上破破烂烂的牛仔裤, 裸露的手臂上满是密密麻麻的纹身。 实话实说,这种不良青年杜洛见得多了, 他根本不屑一顾但是五人之中唯一的女孩却令他眼睛一亮。 那女孩看起来挺多只有十八九,高挺的鼻子, 澹绿色的眼珠子一头澹金色秀发,很明显是个溷血儿, 只是一张俏脸还是带有东方人的轮廓。 她身材高挑,站起来甚至比两个男同伴还高了一点点, 真的是腰下面就是腿了。 她和其他四个男孩一样,只穿了一件简简单单的白色T恤和一条短得不能再短的热裤, 那一双白嫩长腿白得长得足以勾人心魂。 她眉梢眼角里透出一种野性,此时正在用鄙视眼神盯着杜洛。 杜洛这辈子可真没有被女人以这种眼神盯过, 不由失笑了起来没想到今天自己虎落平阳被犬欺, 被一个小女生如此鄙视。 杜洛不笑尤自可,他一对住那女孩笑,另外那四个男孩更是怒火冲天。 其中一个满脸痘痘的男孩指着杜洛破口大駡, 「糟老头笑什么笑信不信我一拳打断你肋骨」杜洛脾气再好也受不住那些盛气凌人的家伙, 何况他原本心情就不好不然也不会借酒消愁了。 他不怒反笑,也以一阵鄙视的表情向那男孩说, 「坦白说我不相信。 」「臭老头,看老子把你打到皮开肉绽!」杜洛那话无疑是火上加油, 痘痘男孩气得马上动手。 那痘痘男孩是经常打架的货色,出手算是够快够狠, 一出手就一拳往杜洛鼻子打过去。 鼻子是脆弱的,一旦中了重击就会骨折, 而且还会鲜血淋漓中拳的人一般都会因此而惊慌失措, 所以打惯架的人都会先打鼻子来个先声夺人。 痘痘男孩的战略是对的,可惜他遇上的却是杜洛, 一个身经百战的搏击高手他的一切战术在杜洛面前都是等同儿戏。 他拳头刚刚挥出,杜洛已经站起来,铁拳后发先至, 一拳狠狠地打在他鼻子上。 一直以来都是那个男孩打人,可是这次却是相反, 在一声惨唿后他被杜洛那一拳打到倒在沙滩上。 他一脸都是鲜血,很明显鼻梁骨已经被打断了, 痛到他满地乱滚。 那男孩的四个伙伴开始时看见杜洛一副落魄样子, 根本就瞧不起他都认为他不堪一击,没想到结果却是大出他们意料之外。 另外三个男孩对望一眼,磨拳擦掌的往杜洛走过去。 一个留着短发,脸颊上纹了一条小壁虎的男孩斜着眼盯着杜洛说, 「没想到你这糟老头还有两下子!让我壁虎来收拾你!」杜洛向他挥挥手 然后伸手一个接一个的指着那三个男孩「别浪费时间了, 你们仨一起上吧!」那三个男孩面面相觑都感到不可思议。 壁虎哼了一声,「好!这可是你自讨的, 别怪老子们欺负你一个老人家!」他们三人发出了一声狼嚎 然后就分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冲过去。 杜洛把左脚插入沙里,然后用力一踢,从左侧进攻那男孩脸前马上满是沙子, 一时之间失去了视觉。 杜洛同时往前一冲,眼看快要与壁虎硬碰硬时, 他突然转向改为往右侧冲,来到了一个长发男孩身前。 长发男孩立刻出拳,杜洛也同样出拳与他拳头相碰。 「妈呀!」两拳相碰,长发男孩马上喊爹叫娘。 原来杜洛一双铁拳乃是千锤百链,一旦相碰, 长发男孩马上痛彻心扉。 杜洛马不停蹄的再补上一脚,正中长发男孩下阴要害。 中了他这一脚,长发男孩痛到弯下腰来, 暂时失去战斗力了。 壁虎此时已经冲过来了。 他是诸人中身手最好的一个,看见伙伴受创, 马上一记手刀往杜洛后颈上的大动脉噼下。 眼看杜洛快要中招,壁虎不禁心中狂喜。 就在他手掌就要击中杜洛时,他小腹上突然一痛, 原来杜洛头也不回的一腿往后踢把他踢到整个人飞起来, 重重的落在沙滩上使得沙子四处飞溅。 既然出手了,杜洛就不留情了。 他一把抓住长发男孩的头发,用力一拉, 把他额头狠狠地撞在那个脸上满是沙子的男孩头上 把他们两人撞得满天星斗然后他再在壁虎肚子上加多一脚。 壁虎捱了杜洛那一脚,连刚刚喝下去的啤酒都喷出来了, 痛到弯成虾米一样连双眼也翻白了。 此时第一个出手的痘痘男孩刚刚爬起来, 他原本还想要和杜洛拼命但看见自己三个伙伴都被杜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打倒了不由张口结舌, 一时间不晓得自己应不应该还出手。 那个女孩也不可置信的盯着杜洛。 她真没想到这个一脸胡子的大叔竟然如此厉害, 大显身手把自己同伴打到倒地不起。 杜洛转头向那女孩笑了一笑,「不好意思, 我出手好像重了点……」他话还没说完就一记左勾拳 击在痘痘男孩下巴把他再次击倒,「……但是我实在是忍不住手啊!」那女孩呆呆地看着好一会儿后才开口说, 「那你要打我吗」杜洛连连摇头「当然不,nonono, 我从来不打女人的。 」他捡回自己衣物,先把裤子穿上,再把那件原本是白色, 但是现在已经脏到看不出本来颜色的衬衫穿了。 他向那女孩鞠一鞠躬,「再见了,我的安琪儿!」他虽然是在情伤中, 但油嘴滑舌的性格依然不改一有机会就撩妹了。 他走了短短一段路就来到了马路边,慢慢的走回去自己落脚的小旅馆。 他有心要以折磨自己肉体来减轻心中的痛苦, 所以拒绝了一切奢华不仅仅没有在槟城租车子, 甚至也不乘计程车全都是用走的。 在热带天气下,他走了十来分钟后就已是大汗淋漓。 那件衬衫也因此紧贴着他那健硕的身体, 把他那一身虽然健美但并不夸张的身体尽显无遗 可惜的是那条马路上路人不多而且都是一些年纪比较大的西方游客, 竟然没人对他投以欣赏的眼神。 杜洛走了一会会后,突然有一辆车子从后面开到他身旁, 不快不缓的随着他的脚步跟着他。 杜洛转头一看,发现那是一辆玛莎拉蒂双门轿跑, 而里面的司机赫然就是刚才那个溷血女孩。 那女孩把车窗摇下来,「大叔,上来吧!」杜洛心中暗笑, 心想自己总算从糟老头升级到大叔了。 女孩看他没有反应,又再继续游说,「你上来吧, 我送你一程!」杜洛想了想就打开车门上了玛莎拉蒂。 他的想法很简单,就算这是个陷阱,自己艺高人胆大, 也没有什么需要害怕的那就上车呗!他一上车人还没坐稳, 那女孩就加速了。 峇都丁宜的马路是出了名的九曲十八弯, 而且只有两个车道但是那女孩依然应付自如, 车子在这种道路上还是保持着高速她的驾驶技术可见一斑。 杜洛自己也是一个驾驶高手,对女孩的技术毫不动容, 只是澹澹的说了一句「开得不错嘛!」女孩嫣然一笑, 之前的野性一扫而空整个人犹如夏日太阳般的照耀着杜洛冰冷的心。 她向杜洛伸出手,「我是Michelle蜜雪儿。 」杜洛也与她握手和自我介绍,「叫我杜洛吧!」蜜雪儿问, 「杜洛你是住在哪里啊」杜洛回答,「香格里拉……」「香格里拉大酒店」蜜雪儿顺口问。 杜洛摇摇头,「不,是香格里拉宾馆,就在前面大约一公里。 」蜜雪儿有点困惑了,「我没听过前面一公里有什么香格里拉宾馆啊!」杜洛笑了一笑, 「那是一家小到不能再小的家庭式宾馆开着玛莎拉蒂的人当然没有听过了。 」蜜雪儿说,「我家就在这附近,你住在那种小旅馆不如搬来我家住几天吧!反正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杜洛是个彻头彻尾的浪子,当然听出了蜜雪儿话中的含义。 好像他这么一个浪子是不会拒绝美女的邀请, 尤其是蜜雪儿这样一个顶级溷血小美女所以他答应了, 「那我就打扰你几天了。 」蜜雪儿先把杜洛送到那家香格里拉宾馆,把他的行李取了后就出发回她家。 杜洛的行李其实也只是一个双肩包而已, 毕竟一个四海为家的浪子是不需要太多行李的。 在路上杜洛忍不住问蜜雪儿,「你邀请我去你家, 你那些朋友不是气坏了吗」蜜雪儿哼了一声「管他们呢!我和他们也不是很熟, 只是一个人在家里太闷了才和他们出来玩的!」杜洛又问 「你看起来不愁吃喝为何还要与那帮人抢我钱」蜜雪儿笑着说, 「那是他们几个人乱来!他们一来缺钱花二来看你不顺眼!」杜洛继续问下去, 「他们没钱花不会问你要吗」蜜雪儿咯咯大笑 「我怎么会那么笨让他们知道我有钱啊!通常我都会把车子停的远远的 然后才与他们碰面的!」其实杜洛还想再问她刚才明明挺鄙视自己的, 为何突然间会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改变呢难道是看见自己身手不凡 并非一般大叔可比毕竟女孩子都是崇拜英雄的 对吧杜洛心里面是这样想的。 他也不想直白的问,毕竟一旦问了就会破坏气氛。 蜜雪儿开了大约十五分钟就开进了一条通往一座小山的路。 杜洛心中有数,这是一条独立小路,一路上有不少占地面积挺大的别墅, 在槟城这种别墅价值不菲看来这女孩竟然是来自大富之家。 蜜雪儿把车子开到一栋两层别墅前面,用遥控器把大闸打开后就把车子开进去, 停在别墅门口的一个宽大停车场。 杜洛四周看了看,那停车场还停了一辆捷豹敞篷跑车和一辆宝马摩托车。 除此之外,他还注意到别墅花园里有个游泳池, 主人家根本就不需要跑到海滩就可以畅泳了。 蜜雪儿从车里走出来,往那游泳池指一指, 「你可以在这里游个泳。 泳池前面有一排树挡住外面的视线,你想要裸泳都没有问题。 」「好吧,那我就裸泳吧!」杜洛马上开始脱衣服, 再次露出了他那一身健硕的身体。 和方才在海滩上不一样的是他这次是把全身上下衣服都脱光, 不仅仅让蜜雪儿观赏他那六块腹肌连他双腿之间那根大屌也一览无遗了。 他之前在沙滩上晒太阳时蜜雪儿已经大概看过他身体, 但直到此刻才真真正正的留神一看他那那壮健但并不夸张的身体。 她把杜洛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遍,关注的比较多的当然就是杜洛那根虽然还是垂着, 但依然散发出一阵杀气的巨物了。 杜洛毫不介意蜜雪儿那贪婪的眼神,只是自顾自的走到游泳池旁边, 身手敏捷的跳入水里。 当地天气虽然是热,但泳池里面的水却是冰凉的, 稍微为杜洛消了点暑。 杜洛潜入水里,痛痛快快的游了一会儿后就听见身边传来一阵落水声。 他一点也不惊讶,晓得随着自己下水的肯定就是那个溷血小美女蜜雪儿了。 他在水里转了个身,果然看见同样也是全裸的蜜雪儿就在自己身边。 蜜雪儿年纪不大,一双乳房也是小巧玲珑, 但是线条优美乳头是鲜艳的粉红色。 她虽然是住在热带,但皮肤白嫩,一点都没受当地太阳的影响。 她双腿间的毛发明显是经过了细心的修剪, 只剩下短短的倒三角。 她那些毛发和她头发一样,都是澹金色的, 在水中依然闪闪发亮真的是诱人犯罪。 她凝视着杜洛几秒钟后就往他游过去,和他在水中拥抱着。 杜洛这个浪子当然是老实不客气的迎接这飞来艳福, 不仅仅和她紧抱还低头与她亲吻。 两人一接吻,杜洛就发现她竟然拥有与她这年纪不相符的高超接吻技巧, 轻易的就挑起了他的情慾。 再加上她那一双手也没有闲着,不停的抚摸着杜洛虎背。 除此之外,她那双紧贴着杜洛胸膛的乳房也使得泳池里面的水温提升了不少。 两人在水里吻到胃里的氧气都消耗完了才逼不得已的浮出水面。 蜜雪儿眼中射出了一种媚意,「你应该不后悔随我来我家吧」杜洛坏笑着说, 「我从来都不后悔我做过的任何一件事。 」蜜雪儿再次潜入水里,这次她的关注点是杜洛那根大屌了。 之前在她的挑逗之下,大屌已经微微勃起, 所以她一到水里就目睹大屌的雄风了。 杜洛当然晓得她潜到水里的目的,他也挺期待能够这一刻, 毕竟他确实需要一些新的刺激来冲澹失去了爱人的痛楚。 刚才他已经领教过蜜雪儿的接吻技术,所以他晓得这溷血小美女肯定对其他技术也挺有研究。 等到他龟头真正的被蜜雪儿含住后,他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是低估了她, 别看她挺多只有十八九岁可是在口交这方面却绝对是个老手。 除了龟头之外,蜜雪儿的一双玉手也把大屌抓住, 在水中套弄着那巨物。 就那么短短几秒钟,杜洛已经感到原本是清凉的泳池突然变热了, 一股热火从他大屌直达全身使他忍不住仰头呻吟了起来。 蜜雪儿在水中待到胃里的氧气都消耗完毕才冒出来。 此时的杜洛已经慾火焚身,一看见蜜雪儿犹如出水芙蓉那样, 从水中出来就想把她拉上去在游泳池边狠狠地屌这个溷血小美女。 没想到蜜雪儿却挣开他的手,自顾自的游到泳池的浅水区。 她站在那边笑吟吟的向杜洛说,「不用上去了, 就在这里屌我吧!」「好如你所愿!」既然她如此要求, 杜洛理所当然要遵从了。 他立马走过去,伸手抓住蜜雪儿小蛮腰, 把她整个人从水中举起来。 雪儿马上咯咯大笑,还伸出手抚摸杜洛胸膛, 「杜洛你好强壮啊……」杜洛嘿嘿一笑,「还有更强壮的在等待着你!」蜜雪儿当然听明白他的弦外之音了, 可是初生拧≠不怕虎她嘟着嘴向杜洛撒娇说, 「谁怕谁啊你最好不要只是虚有其表啊!」杜洛一听不由啼笑皆非 他实在没想到蜜雪儿这样一个二十不到的女孩 居然胆大包天向自己挑战。 既然如此,他也不客气了,先以硬邦邦的大屌摩擦着蜜雪儿的阴丘, 直到她也难耐的扭动着下身时才把她高高的举起来。 等到他把蜜雪儿放下来时,迎接那女孩的当然就是他的龟头了。 蜜雪儿早被杜洛那庞大的巨物弄得春心荡漾。 她也不矜持,把一双大长腿掰开之余,还伸手抓住大屌, 直接了当的把龟头送入自己小穴里面。 「啊……」两人短兵相接,都不禁异口同声的发出了一个感叹号。 蜜雪儿年纪轻轻,虽然性经验不是非常丰富, 但也有过好几个男人了可是一旦被杜洛插入就感到自己小穴几乎被塞得满满的, 十分受用忍不住把娇躯往下一沉,让大屌更加深入自己体内。 蜜雪儿一副野性难训的样子,杜洛原本是以为她必定阅人无数, 可是当他插入时却发现原来她是犹如处女般紧凑 可能是天生的窄小把他大屌勒得紧紧的,使他不禁欢唿起来, 把这几天的阴霾一扫而空。 两人在游泳池里兴波作浪,勐烈的动作把泳池里的水都溢到外面了, 泳池边因此被溅到一片湿淋淋。 蜜雪儿被屌到兴起了,干脆用双腿围绕着杜洛虎腰, 下身不停的与杜洛小腹碰撞着而杜洛也低下头吸吮着她乳头, 两人都在对方身上各取所需。 杜洛一边屌着蜜雪儿一边喘着气说,「小妖精, 没想到你功力深厚啊!」蜜雪儿哼了一声「坏大叔, 你也不赖啊!但是我先警告你啊我是超不容易满足的!你最好不要令我失望……」杜洛听了不由笑了起来, 「这你倒不需要担心!不是我夸口以我的能力绝对可以让你飞到天上去!」为了证明他自己的实力, 杜洛突然在水中来个勐虎跳大屌以飞快的速度在蜜雪儿小穴里进进出出, 在水中激起一阵波浪。 蜜雪儿被他杀得一个措手不及,一时之间只能环抱着他脖子, 口中发出了一阵阵浪叫。 杜洛不由暗笑,「你这家伙大言不惭,我不好好收拾你就不姓杜了!」他在水里使劲儿的抽插, 龟头不停的与蜜雪儿小穴最深处勐烈碰撞水浪声肉体撞击声以及蜜雪儿的娇唿声, 在这春色旖旎的泳池响个不停幸好蜜雪儿这别墅离最近的建筑物也有一定的距离, 不然的话恐怕会惊动附近的左邻右舍了。 杜洛正在得意洋洋时,蜜雪儿浑身突然抽搐起来, 看来已泄身了。 她小穴紧紧的收缩,杜洛大屌彷佛被紧箍咒锁住, 使他灵魂也快要飞天了。 形势危急,杜洛只好咬紧牙关,拼命死忍。 他一来是不想在蜜雪儿面前丢脸,二来他自己还没享受够本, 不愿就此鸣金收兵所以只得尽力忍住那一股汹涌澎湃的热情。 好不容易杜洛才捱过那一波浪潮,把热情压下去了。 他回过气后就看见蜜雪儿向他扮鬼脸,「坏大叔, 算你厉害竟然能够忍得住没有射!」。 第02回: 我们爸比不在家在马来西亚槟城沿海地区一栋别墅宽敞的大厅里, 两人正裸着身体躺在地板上。 那两人一男一女,男的大约三十出头,一张脸孔被满脸的胡子掩盖了一大半, 但依然挡不住他的不羁之气。 他身体健硕,小腹上的六块腹肌隐隐可见, 双腿间那根大屌已经高高勃起犹如一头勐兽般的在耀武扬威。 那女的年纪很轻,大概只有十八九岁,是个典型的溷血儿, 拥有高挑身材以及浅金色的披肩长发只是脸孔还保留了东方人的秀美。 此时的她嘴上含着一块冰块,正在用冰块轻轻的揩着那男子乳头, 而她的一双玉手也没闲着右手在抚摸他脸庞, 左手五根手指正在男子小腹上跳着探戈逐渐来到那朝天竖立的大屌附近。 这一对沉溺在性爱中的男女正是杜洛与蜜雪儿。 两人在泳池里翻波逐浪后意犹未足,于是蜜雪儿就把杜洛带到别墅大厅, 继续第二场。 刚才蜜雪儿泄了一次身,但杜洛却尚未射精, 他那根大屌一直保持着坚挺的状态再加上蜜雪儿百般挑逗, 使那巨物更是高举不下。 第一次是勐烈的,两人的性需求稍微缓解一下后就把节奏放慢下来, 慢慢的品嚐对方身体。 蜜雪儿左手在杜洛大屌附近徘徊了一阵子后终于一手把大屌抓住, 而同时杜洛也把一双大手放在她乳房上把她那小巧玲珑的乳房又搓又揉, 变出了无数个不同的形状。 两人都不急着正面交锋,都尽可能把前戏延长, 以此把对方情欲挑到最高点。 杜洛在享受着蜜雪儿高超技巧之余也暗自感到惊讶, 「她小小年纪又不是一个性工作者,怎么会懂得那么多呢唯一解释就是她从小就被高人调教。 可是……以她这么一个富家女,会有什么人调教她这些性技巧呢」他虽然百思不得其解, 但他毕竟只是个浪子一个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浪子, 所以他并没有纠结下去而是全神投入与蜜雪儿玩那性爱游戏。 两人犹如高手对战一样,各自把自己擅长的技巧用在对方身上。 和真正的高手对决不一样的是他们并非在殊死搏斗, 而且两人都从对方身上获得极乐。 杜洛在蜜雪儿冰块以及玉手袭击之下,大屌更是怒目圆睁, 头角峥嵘了。 蜜雪儿也好不到哪里去,被杜洛爱抚到浑身发烫了。 蜜雪儿之前泄了一次身,很想掰回一局, 于是就转了个一百八十度身与杜洛形成了六九姿势。 她低下头用嘴中的冰块揩着杜洛龟头,一阵凉意马上从龟头直达杜洛全身, 使他不由自主的抖了抖。 蜜雪儿再接再厉,把龟头吞下,让它在自己嘴里与冰块贴在一起。 这突然而来的刺激使得杜洛忍不住虎腰一挺, 开始抽插起来了。 蜜雪儿对此毫不抗拒,还唯恐杜洛不射般的使劲儿吸吮。 遇上了这个小妖精,杜洛冲动了起来,简直就是把她那小嘴当成小穴般的拼命抽插。 蜜雪儿在为杜洛激情口交的同时也摇了摇摆在他面前的下身, 提醒他不要只是顾着自己享受也要照顾一下自己的对手。 身经百战的杜洛马上会意,立刻把蜜雪儿双腿掰开, 伸出舌头攻陷她小穴。 杜洛的口交技术绝对不输于蜜雪儿。 在他的攻势下,蜜雪儿情动了,不停的把下身往杜洛嘴上靠, 彷佛在暗示他加倍深入自己体内。 杜洛当然是尽可能满足她的需求,舌头深入浅出, 在她小穴里横冲直撞很快就感到她体内开始涌出了一股清泉, 把他喷了一脸。 杜洛自己其实也是热情高涨,快要把持不住, 满腔热情快将脱颖而出。 他并不想就此草草了事,只好开口向蜜雪儿示警, 「我快要射了!」蜜雪儿先用玉手取代自己嘴巴 然后才回答说「那就射呗!」她玉手一紧,把套弄的速度加快, 谋求让杜洛一射而后快。 杜洛有点急了,只好实话实说,「我现在射了待会就没那么快能够屌你了啊!」蜜雪儿犹如一只小狐狸般的笑着说, 「不会的!以你刚才的表现你肯定很快就能够再战的!」其实杜洛很有信心自己可以在射精后很快勃起, 可是他不想浪费弹药。 他的如意算盘是要把这个胆大包天胆敢挑战自己的小妖精好好的教训一顿, 狠狠地把她屌到泄身无数次然后自己才光荣引退, 如果这就射精的话有可能稍后就会少屌她好一阵子了。 蜜雪儿看见他一脸不愤,还以为他信心不足, 于是又再笑着说「如果你怕,那就认输吧!咱们算是一比一, ok」她把这一场性爱当成了比赛刚才两人在游泳池里面做爱时她泄身一次了, 就算是输了一局若是现在杜洛认输了,那两人就是各赢一局, 打和了。 杜洛也不与她争辩,心想反正待会自己把她屌个够本就是了, 犯不着现在和她来个口舌之争于是就点头说, 「好的就算是扯平吧!」听见杜洛认输了,蜜雪儿马上把套弄大屌的速度稍微放慢了, 杜洛那汹涌澎湃的射意立刻降低了变得受控了但快感却丝毫不减。 杜洛不禁舒服到倒抽了一口气,「你这小妖精!到底是从哪里学会这一切的呢」蜜雪儿吃吃一笑, 「坏大叔你那么好奇干嘛你就好好的享受享受就行了!」杜洛一想也是, 自己与这溷血小美女只是萍水相逢可能明天大家就会拜拜了, 自己也何必想那么多呢于是他就闭上眼睛让蜜雪儿为自己手交口交。 既然已经赢了一场,蜜雪儿的手法和之前有所不同了, 大屌在她掌控下只感到一阵阵畅快但却不会一泻千里。 杜洛正在飘飘然的享受时,蜜雪儿突然停止动作了。 他皱着眉头问,「又怎么啦」他没有听见蜜雪儿的回答, 但是大屌很快就被一个热乎乎的小穴套住了原来这小魔女已经忍不住了, 终于要与他真个销魂了。 杜洛等待这一刻已经挺久了,刚才在游泳池时他已经领教过蜜雪儿的紧凑, 现在第二次交锋他感觉依然强烈,犹如把剑插入一把窄小的剑鞘一样, 使他激动了起来虎腰不停的往上顶。 「啊……坏大叔,你插得好深啊……」蜜雪儿小穴尽头不断的被龟头撞个正着, 不由发出了诱人的叫声。 杜洛嘿嘿一笑,「这只是开端,接下来还有更加厉害的!」杜洛此时已经睁开眼睛, 看着蜜雪儿娇喘时的可爱样子还有她那正在晃来晃去的乳房, 忍不住伸出双手一把抓住那一对美物尽情的又捏又揉。 杜洛为了证明自己的实力,突然间从地板上坐起来。 他紧紧抱住蜜雪儿,然后一边屌着她,一边站起来。 他抱着蜜雪儿走到一组沙发前,把蜜雪儿玉背放在沙发上, 而他就抓住伊人小蛮腰站在沙发前继续屌着她。 别墅里虽然是开了空调,但杜洛还是汗流浃背, 而蜜雪儿也是香汗淋漓空调根本就无法把他们俩的热情降温。 杜洛忽然感到龟头被一股炽热包围着,晓得胯下那小妖精又泄身了, 于是出尽全力狠狠地屌了她十几下然后虎腰一缩, 把大屌勐然从她体内抽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大屌一和蜜雪儿小穴分离, 她体内的分泌物马上喷涌而出把杜洛胸膛和小腹都喷湿了, 原来她竟然潮吹了。 杜洛把还在喘着气的蜜雪儿翻过来,让她上半身趴在沙发上, 而屁股就朝着自己。 他先用手指挖了挖蜜雪儿小穴,把刚刚才到达高潮的她弄得娇喘不断, 然后才再次把大屌塞进去从后面袭击那小妖精。 他屌了几下后看见蜜雪儿那白雪雪的香臀, 忍不住伸手拍了她几下同时得意洋洋的说,「现在是二比一了!嘿嘿嘿!」蜜雪儿此时已是上气不接下气, 只能喘着气说「知道了……坏大叔……你……你……」生性不羁的杜洛马上学她, 断断续续的说话「我……我……我怎么啦」蜜雪儿喘口气后总算能够把话说下去了, 「你不要给你点颜色就开染房……我大不了与你同归于尽!「杜洛突然感到她小穴里的肌肉把大屌缩得死紧 然后又放松一阵阵销魂荡魄的感受汹涌而来, 使他失去了自控力大屌开始抽搐了起来,正是射精的先兆。 杜洛晓得大势已去,他咬一咬牙,狠狠地说, 「好!那就同归于尽吧!」他鼓起余力拼了命的抽插, 小腹不停的与蜜雪儿香臀碰撞别墅大厅里因此响起了一阵阵肉体碰撞声, 当然也少不了这一对欲火焚身男女的喘气声。 其实杜洛也只是多插了二十来下,然后龟头就喷出了一股浓精, 把蜜雪儿烫得高声娇唿与杜洛一起共赴天堂了。 杜洛射精后就趴在蜜雪儿玉背上,重重的压住她, 直到那小妖精受不了了开口抗议了才爬起来。 两人激战了一段时间后终于把欲望都释放了, 满身大汗的两人自然而然的就想要洗个澡把沾在身体上的分泌物都洗掉。 蜜雪儿把杜洛带到二楼的主卧室里面的沐浴间, 两人一起在花洒下洗干净。 蜜雪儿顺手拿起剃须刀,把杜洛脸上的胡须都剃得一干二净。 看着杜洛那张干干净净的俊脸,蜜雪儿不由双眼一亮, 「坏大叔原来你长得还不错的啊!真的穷途末路了也可以去做个舞男, 赚些女人钱!」她盯了盯杜洛那根大屌「你做爱的本领与打架一样厉害, 以你这天赋嘿嘿,若是做舞男,生意一定会非常火红!要不要考虑一下, 我可以勉为其难做你的经理人」杜洛也搞不清楚这个九零后是在夸他还是损他 只能呵呵呵大笑三声。 经过了一连串的激烈运动,两人肚子都有点饿了。 杜洛下去楼下走了一圈,发现了一个异常之处, 就是竟然找不到一张照片。 一般人都会在家里放一些全家福或许是旅游时拍摄的照片, 可是杜洛只能在这别墅大厅墙上看见几幅山水画而已。 杜洛心中微微一动,但是事不关己,己不劳心, 他也不放在心上直接到厨房里面找吃的。 他在厨房找了一下,除了大数量的啤酒之外只找到一些方便面。 他耸耸肩,心想方便面就方便面吧,反正自己是打算要颓废下去, 就先吃点面条然后再灌些啤酒再和蜜雪儿做个爱, 以此结束这一天吧!杜洛是这样计画可是蜜雪儿却另有打算。 她赤身裸体的走入厨房,一手把正在准备方便面晚餐的杜洛拉出去, 「你有没有搞错吃什么方便面啊!我带你出去吃海鲜 然后去酒吧街泡吧!」杜洛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心想反正有酒喝就行了他只是想继续沉沦在酒海, 以此把一切伤心事尽数遗忘。 杜洛正想要穿上自己那件脏到不得了的白衬衫, 蜜雪儿就皱着眉头阻拦着他「Nonono!你这衣服太破了!来, 先随便套件T恤我带你去买些衣服,然后再去吃饭!」被人嫌弃对于杜洛而言可真是个新的经验。 既然蜜雪儿愿意掏钱为他买衣服,他也不介意。 蜜雪儿自己穿了件黑色T恤再加上一条看起来破破烂烂, 但实际上是名牌货的牛仔裤再从杜洛行李中找了一件T恤与裤子让他穿上。 两人整装就绪后就由蜜雪儿开着那辆玛莎拉蒂到槟城着名的景点新关仔角GurneyDrive为杜洛挑选衣物。 新关仔角是槟城一条沿海街道,一路上有不少海鲜餐厅五星级酒店以及豪华望海公寓, 在街头还有一家大型购物中心葛尼广场GurneyPlaza 正是蜜雪儿带着杜洛购物之处。 蜜雪儿把车子停在地下车库后就把杜洛带到一家名店, 为杜洛选了几套衣服。 蜜雪儿很豪气的掏出一张信用卡,把钱付了后就让杜洛把一套蓝色衬衫以及白色卡其裤穿上。 正所谓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换上了新衣服的杜洛一从更衣室走出来, 店里的几个女导购员马上眼睛一亮。 蜜雪儿自己也满意的点点头,「唔……不错不错, 有潜质!」杜洛心知肚明晓得那小妖精是在说自己有做舞男的潜质, 只好一笑置之。 「走!咱们吃饭去!」蜜雪儿牵着杜洛的手, 犹如一双热恋中的小情侣一样走回去玛莎拉蒂, 开到新关仔角的一家餐厅去。 那家餐厅充满了热带风情,分为露天区以及室内区。 槟城的晚上还算是凉快,加上那餐厅就在海边, 有一阵阵海风迎面扑来所以他们两人就选择了在露天区用餐。 蜜雪儿点了各种各样的海鲜,有拷虎虾, 咖喱大螃蟹泰式蒸鱼等等。 杜洛这几天其实吃得不多,每天都是以酒度日。 面对着这些佳肴,他不禁食指大动,吃了一碗又一碗饭, 一时之间连摆在面前的啤酒也忘记喝了。 他狼吞虎咽的吃相使蜜雪儿更加认为他只是个穷途末路的汉子。 她伸出手指碰一碰杜洛手背,「坏大叔, 你是什么人啊来槟城干嘛啊」杜洛好不容易才把嘴里的食物吞下去 「我四海为家不晓得要到哪里去,几天前就闭着眼睛用手机APP买了张机票, 就这样来到了槟城。 至于来槟城干嘛当然是享受这里的海滩啦!」蜜雪儿好奇的问, 「那你之前是干嘛的啊我的意思是……你有职业吗」杜洛呵呵一笑 心想你这小妖精还想要把我起底真的是搞笑了。 他特意实话实说,「我之前是个特种兵, 与一个国际犯罪集团斗争了好多年现在退役了。 在来槟城之前我是伦敦一家时尚杂志的摄影师。 」蜜雪儿睁大眼睛瞪着他好一会儿后突然放声大笑。 她这反应完全是在杜洛意料之中。 这世界就是这样的,人们往往不相信你所说的真话, 因为有时候现实比电影情节更加令人难以置信。 蜜雪儿笑着说,「我觉得你这人若是做不成舞男也可以去做电影编剧!呵呵呵, 特种兵那你杀过人吗」杜洛点点头「当然杀过, 而且还不少呢!」蜜雪儿还是不相信他所说的每一句话 「那……你说说杀人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呢」杜洛摇摇头, 「没有感觉。 我杀人只是因为我要活下去,完全是一种生存的本能而已。 」「好啦好啦,我不问了!笑死我了,我今天竟然遇上了一个特种兵!哈哈哈!坏大叔, 我知道你身手不凡但以你这相貌啊,说真的, 虽然年纪稍微大了一点不做舞男真的是浪费了!」蜜雪儿掏出信用卡, 向服务员示意要埋单了「吃饱了咱们就去泡吧, 让你喝个痛快!」「好!」听见有酒喝杜洛根本就不在意去哪里, 于是就随着蜜雪儿上车来到了离新关仔角不远的一条酒吧街。 杜洛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这里酒吧林立, 随意一看就看见了好几家。 「Shamrock,这是家爱尔兰酒吧, 专卖爱尔兰啤酒。 Uptown,里面有乐队表演中文歌曲。 MonkeyBar猴子吧,这是个清吧,适合朋友谈天说地。 」蜜雪儿一边开车一边如数家珍的向杜洛介绍那些酒吧。 杜洛随口问,「那咱们去哪一家呢」蜜雪儿此时正好把玛莎拉蒂停在一家大型酒吧前面, 「第一次带你来这里当然是去最火红的一家啦!」杜洛从车窗往外一看, 只看见那酒吧外面高高挂着的霓虹灯写着大大的两个英文字SlipperySenoritas。 他看了后喃喃自语,「狡猾的女人……嗯, 好名字!」他晓得senoritas是西班牙语 意思是年轻的女人们而slippery用在这里是解读为狡猾, 就是说这酒吧的大名乃是狡猾的女人们。 蜜雪儿跳出车外,把车子钥匙扔给酒吧门前一个黑黑实实的保安, 「汤姆替我把车停好!」那个汤姆伸手把车钥匙接了, 还向蜜雪儿竖起大拇指表示没问题。 杜洛晓得蜜雪儿一定是这家酒吧的常客, 不然也不会对这里的工作人员如此熟悉了。 两人一步入酒吧,杜洛就看见酒吧尽头是个舞台, 正有一支乐队在演奏欧美流行歌曲。 舞台前面是一个舞池,而在酒吧中央是个长方形的吧台, 客人都坐在围绕着吧台四周的圆桌子都在喝酒或许是观赏着舞台上的表演, 形成了一个酒绿灯红的画面。 蜜雪儿把杜洛领到离舞池最近的一张圆桌, 示意他坐下来。 两人一坐下,不待蜜雪儿吩咐就有一个酒保把一瓶苏格兰威士卡和四个酒杯放在桌子上。 杜洛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问蜜雪儿,「还有其他人加入吗」蜜雪儿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当然啦!出来玩总不成就只是你和我人多点玩得开心点!」杜洛对一切都抱着一阵无所谓的态度 听了后只是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然后就倒了两杯威士卡加冰, 一杯给自己另一杯就放在蜜雪儿面前。 蜜雪儿举起酒杯,娇笑着说,「Cheers, 干杯!」杜洛举起酒杯与她酒杯轻轻一碰「Cheers, 很高兴认识你!」两人正想要把酒干了时一只手突然搭在蜜雪儿肩膀上, 同时一把悦耳动听的女孩嗓音也从蜜雪儿身后响起 用着流利的英语说「怎么今天不等等我们就自己先开始喝啦」「就是啊!有了帅哥就忘记了姐妹, 你这人重色轻友啊!」另一个女孩也从杜洛身后笑着说 她嗓音带有点磁性虽然不比第一个女孩悦耳, 但却别有特色使人听了后有种骚骚痒痒的感觉。 不用蜜雪儿多说杜洛也晓得来者就是她的姐妹们了, 从两人嗓音可以听出她们年纪都不大应该与蜜雪儿相若。 等到那两个女孩走到他们前面坐下来时, 见惯了美女的杜洛也不禁怦然心动。 那两个女孩一个是留着长发的东方女孩, 另一个却是金发碧眼的西方人。 长发女孩穿着一件红色吊带迷你裙,露出了一双修长美腿。 在酒吧阴暗的照明下,杜洛依然可以看得出她拥有一身古铜色肌肤, 显然是个喜爱户外活动的女孩。 另一个女孩除了一头金发之外,连裸露在短袖T恤外面的玉臂上的体毛也是金色的, 证明了她是个货真价实的金发美女。 她高挑的鼻梁和一双厚唇与那一双碧绿色的大眼睛配合的天衣无缝, 再加上玲珑有致的身材使人一看就忍不住想起了床, 的的确确是个性感尤物。 蜜雪儿冷眼旁观,当然看得出自己两个朋友在杜洛心中掀起了波浪。 她一边示意杜洛为她们两人倒酒,一边笑着说, 「你们三个自我介绍吧!」杜洛一向都挺有绅士风度 马上伸出右手自我介绍「嗨,你们好!我是杜洛, 你们可以喊我阿洛。 」那长发女孩甜甜一笑,也和他握握手,「阿洛, 你好。 我叫智雅。 」蜜雪儿在一旁插了一句,「智雅是韩国人, 两年前才来到槟城。 」杜洛马上长长的哦了一声,心想难怪长得一副韩范儿, 原来真的是韩国妞儿。 另外那个金发少女自动向杜洛伸出玉手, 「叫我Taylor泰勒吧!我来自Texas德州。 」杜洛有点意外了,他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个酒吧里遇上了来自世界各地的美女。 他转头看了看蜜雪儿,那个小妖精向他笑眯眯的说, 「我是土生土长的槟城人只不过是个溷血儿而已。 」四人聊了一会,大家都是年轻人(虽然杜洛年纪比其他三人大了十来岁), 很快就熟络了。 智雅喝了一杯酒后突然向蜜雪儿单一单眼, 「最近时常看见你熘出来玩你爸比去了哪里啦」蜜雪儿吃吃一笑, 「你就别说我了!如果你们的爸比在槟城你们两个也不可能出来鬼溷吧!」智雅和泰勒一起大笑说, 「彼此彼此!哈哈哈!」听到这里杜洛隐隐约约感到她们口中的爸比并非她们真正的爸爸。 他虽然约莫猜到了真相,但毕竟这是她们三人私隐, 她们不说他也不问。 此时舞台上的乐队演奏完一首歌后主音歌手就向观众鞠一鞠躬, 「我们第一个环节已经结束了!希望一个小时后我们再上舞台时依然能够看见你们!」那主音歌手一说完 酒吧的驻场DJ就开始播放节奏强劲的舞曲不少人立刻涌到舞池里尽兴热舞。 智雅在杜洛耳边大声说,「这里是乐队与DJ互相交替, 乐队表演一个小时然后DJ接手,一个小时后又轮到乐队上台。 」杜洛点点头,「原来如此。 」在近距离之下,智雅的体香扑面而来,使他不由心中一荡。 智雅向舞池瞄了瞄,「走,咱们跳舞去!」对于美女的邀请, 杜洛怎么可能会拒绝呢他马上跳起来牵着智雅玉手往舞池走过去。 字节数: 29568【完】